河南人的鄉愁為什么總黏在那碗胡辣湯上?

原創 胡辣湯培訓班  2016-11-03 10:16  閱讀 327 views 次
杭州胡辣湯培訓班,浙江胡辣湯加盟,河南胡辣湯配方,逍遙鎮胡辣湯的做法,河南胡辣湯怎么做

河南人的鄉愁為什么總黏在那碗胡辣湯上?

一襲白衣的師傅站定在大鐵盆前,手里攥著把木勺,先深深探進暗紅色的湯里來回使勁地攪上幾下,然后一勺熱湯騰空而起,復又巖漿般地從高處弧潑而下,應聲落入碗中,盈盈滿滿一碗,卻又絲毫不撒不溢,整個動作恍若行云流水一蹴而就,中原人的豪爽氣魄在此彰顯無遺。

從武漢到北京,故鄉中原是必經之地,去的時候,幾根鴨脖,兩杯白酒,昏昏沉沉中一覺就看到了首都的朝陽,不覺間,居然錯過了故鄉的景致。懊喪中還在想著,說不定在中原某個車站停靠的時候,興許還能下車買上一包方便型的河南燴面或是速沖的胡辣湯一解腹中之饞——因為,在我上車的武昌站,站臺上滿滿都是下車購買武昌魚和蓮米菱角的乘客。

及至要預訂返程車票的時候,實在受不住饞蟲的誘惑了——鄭州街頭的胡辣湯和燴面可是魂牽夢縈好多年了啊。想想我剛畢業那會,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河南社科聯《餐飲文化》雜志做記者,那時候,品美食、寫專訪,鄭州那些大大小小的店子幾乎都跑遍了,有朋友要吃飯,只要說出想吃什么口味,在什么地方,我閉著眼睛都能給他推薦出好多家特色的店子來。而今,一別鄭州好多年了,在北京工作的時候,順路還能在鄭州停頓一下,品品中原特色美食,到了武漢,京廣鐵路過河南第三站就是老家,再無緣北上,于是和鄭州的美食一別就是兩三年。那胡辣湯,那燴面可是日夜縈繞在夢中啊!

在直達武漢和中轉鄭州之間,我選擇了后者。Z字列車一站抵漢,用時不過九個多小時,而中轉鄭州我只買到了最后一張的硬座——而且一座就是九個小時!而且,我在鄭州只能停留短暫的半天時間,早晨到鄭,下午三點,我就要踏上返漢的列車,若不是為了久違的燴面胡辣湯,我還真就受不了這份折騰!

K179次,在經過一夜的晃悠之后,終于在清晨7點停靠鄭州,我拖著大大小小四件行李出站的時候,適逢大雨傾盆——哎,還是故鄉盛情啊,剛下車,就為我接風洗塵!在車站存好了行李,于是徑往紫荊山路和順河路交叉口的方中山。這家店子算是后起之秀,我在鄭州搞餐飲美食的時候,它的名氣還不大,要說吃燴面肯定要去蕭記、合記,很多鄭州人都是吃著老三記長大的,屬于老字號, 而胡辣湯最正宗的當屬西華縣的逍遙鎮和舞陽縣的北舞渡鎮,歷史上都曾是沙澧河上重鎮要埠,胡辣湯文化也是源遠流長。胡辣湯是后來方流入鄭州的,所以,在鄭州談不上哪家的胡辣湯最正宗。

胡辣湯相關典故

在公汽上才過順河路口,就遠遠地看到了排著長隊的人群,那陣勢甚是壯觀,據說最壯觀的時候還不止這樣,若不是趕上今天下暴雨,估計門口都被蹲著喝胡辣湯的人群給排滿了。更為夸張的是早上八九點鐘的順河路,經常被來喝胡辣湯的車輛堵地水泄不通,一度成為鄭州交通的“重災區”!當然,這并非無稽之談,我曾親眼看到過的。

站在紫荊山路上,拍了幾張外景,就迫不及待地加入到長長的隊伍中,等待著購票。到了近前才知道,這原本尋常的胡辣湯在這里也分成了好幾種,優質的、營養的等等,價格從五元到十元不等,據說還有百元的!昔年哪里有這么多的細分啊?管你是塵土滿身的農民工人還是西裝革履的官要老板,無論你是誰,只要來這里喝湯,就得擠到臟亂低矮的小平房里,哪里還像今天這樣還特意在二樓設立接待專用的包間?那時候,喝到酣暢處,還有誰來講求什么形象?領帶一扯,襯衣一脫,光著膀子就上陣了,一頓饕餮,抹抹身上和嘴邊的汗水,套上襯衣鉆進小車,繼續人模狗樣地生活著。

我要了一碗最為尋常的優質胡辣湯,一方面故地重游,為了再品一品那熟悉的味道,另一方面來講,這個種類也是人氣最旺的,最貼近百姓的,不信你看,這個窗口前長長的隊伍都要排到順河路上了。盡管還在飄雨,可沒有見誰手里撐著雨傘,因為那隊伍行進的速度著實是塊,看那掌勺師傅嫻熟的手法哪里是在打湯,那分明就是一場別開生面的舞蹈吶!一襲白衣的師傅站定在大鐵盆前,手里攥著把木勺,先深深探進暗紅色的湯里來回使勁地攪上幾下,然后一勺熱湯騰空而起,復又巖漿般地從高處弧潑而下,應聲落入碗中,盈盈滿滿一碗,卻又絲毫不撒不溢,整個動作恍若行云流水一蹴而就,中原人的豪爽氣魄在此彰顯無遺。以至于我禁不住地在想,若是放在其他的崗位上,這位師傅定是位創先爭優的楷模,連鐵道部那些慢若龜鱉的售票員都能是創先爭優的能手,給這位老師傅頒一個全國五一勞動獎章不算為過吧?

古色古香的托盤早已是斑駁陸離,看不出它的本色,連盛湯的瓷碗也是豁豁牙牙的,但這卻絲毫并不影響我喝胡辣湯的情致。氤氳的霧靄里那暗紅色的湯汁猶如巖漿般還在輕輕翻滾著、升騰著,那沁人心脾的鮮香不由分說地就沖進了鼻腔,勢如破竹般地通五臟、過六腑,讓我再也顧不得燙嘴的危險一勺熱湯就進了肚。陳醋的馥郁、麻油的芬芳、牛肉的勁韌、木耳的爽脆、面筋的綿軟以及湯汁本身的麻辣,一勺入口,那個光、那個滑、那個潤、那個麻、那個辣、那個香,喉嚨簡直就是得到了久旱逢甘雨般的滋潤,一股暖流隨著胡辣湯的進肚霎時間就傳遍全身,額頭后背已是熱汗涔涔,而全身的汗毛眼猶如吃了人參果,無有一個不暢快,再咬上一口酥脆金黃的蔥花油餅,那感覺,怎一個爽字了得?

聽著熟悉的鄉音,品著似曾相識的味道,這樣的場景能有幾回?離開了故鄉,對家鄉的記憶除了留在心靈上的一份濃濃的鄉情外,再就是曾留在舌尖上那份揮之不去的對家鄉美味的感觸了。如今,腳踏故土,情思萬千,所有的故鄉,全濃在這一碗五味陳雜的胡辣湯里了。或許多年之后,不管人在哪里,離家有多遠,只要一腳踏上中原大地,我還是會迫不及待找一家胡辣湯店,坐在不那么衛生的桌子前,用標準的河南話扯上一嗓子:“老師兒,懟碗兩摻兒,半拉油餅!”

想了解更多小吃培訓信息,請聯系我們胡辣湯培訓
杭州校址:杭州市江干區九堡客運中心勝稼路與九喬路交叉口億龍商務樓430廳
咨詢熱線:18757129216
熱線電話:0571-28901162
合肥校址:合肥市瑤海區站西路1號寶文國際大廈21層01.02.03.04廳
咨詢熱線:15255127513
阜陽校址:阜陽市汽車南站東50米新天地3號樓202廳
咨詢熱線:15856849383
本文地址:http://www.dshydh.com/251.html
版權聲明:本文為原創文章,版權歸 胡辣湯培訓班 所有,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發表評論


表情